2609位用户,发布了38974篇文章,产生了304条评论!欢迎新会员:13031519031lwh1

你可以注册一个帐号,并以此登录,以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沦为玉姐的奴隶-踩踏网

footslave

footslave发表于1411天 16小时 26分钟前 来源:www.szelian.com
 您现在正在浏览:首页 » 女王文章

中国女王信息大全 ,女王招奴 ,女奴 ,男主 ,寻主 ,招奴 ,骗子 ,女王 ,丝足 ,大全. 广告联系QQ:165577258

沦为玉姐的奴隶
时间:2012-12-23 23:05:56 来源:http://page.renren.com/601073307/note/782761662?op=next& 作者:
我叫阿仆,是个大学生.1.75米的个子,虽说不算英俊,但凑和着也算个潇洒.
我家不在这个城市,所以我是寄宿在亲戚家,父母长期不在身边,也就养成
了我经常彻夜不归的坏习惯.要问我经常通宵干什么,当然是上网.不过,这
"网",只局限于色情网.浏览色情图片,看小说,与淫友交流就是我上网的所
有内容.当然,有时兴起也会写上几笔.不过,虽说是经验丰富,但纯粹是纸
上谈兵,到16岁为止,我还是个标准的处男.此是也成为我校十大悬案之一.
我每次都会去同一个网吧上网.这个网吧离我们学校只有600多米,就设在
一间民房的二楼.之所以吸引我来这儿,价钱公道,环境幽雅(这儿的机子都
是相互隔离的,你浏览什么别人都看不到)是一个原因.但是,最吸引我的,
还是因为这儿的老板娘,也是这座民房的主人.老板娘叫阿玉,36岁,是个寡
妇,丈夫很久前就死了,也没留下儿女,认识她的都叫她玉姐.
别看玉姐年龄不小,不过她的保养工夫可是堪称一绝.皮肤雪白光亮,没有
半丝皱纹,一对含情脉脉的眼睛,加上她那天生一张美艳无比的面孔和那光
艳四射的玉唇,是那么的完美.她总是穿着一件超短密你裙,露出那对粉嫩
修长的美腿格外的耀眼.虽说半老徐娘,但风采丝毫不逊色于20岁的大姑
娘,甚至比她们还光彩夺目。
按说这么好的条件,追她的男人怎么说也得从上海排到北京,可是她至今未
婚.其中原因谁也说不清.在网吧混久了,我和老板娘慢慢的也就熟了.毕竟
漂亮女人谁不想认识,虽说是老了些.

那天晚饭后,我又来到网吧.我照例有选了那台最角落的机子(老板娘早就
给我留着了),尽情享受我的色情欢乐,直至完全沉浸进去.不知不觉几个小
时过去了我竟没有发觉.
"你还真认真啊."我身后突然响起老板娘动听的声音,把我拉回到现实中来.
我这才发现网吧里已经空了,就剩我们俩.老板娘就站在我身后,看着电脑
荧幕.电脑上满是淫男荡女的露骨的表演,我的脸一下子变的通红,忙伸手
去关电脑.
"别关啊.有什么好害羞的,年轻人嘛."老板娘阻止了我.
"玉姐,今晚怎么没人了?"
"哦,最近严打,网吧整顿,所以就不通宵了."
"那你怎么不叫我呢?"我看了看表,已经11点了.
我看你这么认真,不忍心打捞你嘛!反正怎么晚了,外面又那么冷,今晚就别
走了."
"这..."
"玉姐一个人好寂寞的,陪姐姐说说话不好吗?"玉姐说时望着我的眼睛,那
妩媚的眼神放出强大的电流,把我的心都电麻了,“怎么,嫌我老太婆,不
愿意啊.”
"这.玉姐,可别这么说,玉姐平时这么照顾我,我还没报答,再说..."
"再说你早就盯上我了,是吧?"玉姐似乎能看见我心里所想的,把他没说的
都说出来了.接着细声冷笑了起来,笑地我毛骨悚然.
接着,玉姐靠着椅子边坐下,用手挽着我的脖子,一只腿也搭在我的腿上,那
高耸的大胸还不时的在我脸上蹭来蹭去,身上散发的浓浓的香味吧我熏的
喘不过起来.第一次和玉姐这么近距离接触,我受宠若惊,半天说不出话来.
"我说你每天都只看这些东西,看了这么多,你和女朋友关系一定很好咯."
"不怕玉姐笑话,我还是个处男呢."
"哎哟."玉姐极力装出很惊讶,"这可不好,年轻人嘛,不够开放,将来影响成
长的.没干过可就不是真正的男人哦."
"不是不想,只是没有女孩子看上我."
"你要不嫌我老,姐姐可以帮你啊!"
"这..."
"好了,这儿就我们俩,就别装了."
"玉姐都知道了,我还能说什么呢."我知道什么也隐瞒不了了,只好都坦白
了.
"你想不想要玉姐?"
"当然."
"那好,只要你乖乖听话,玉姐叫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玉姐不会亏待你的,
玉姐会让你做一个真正的男人的."
说着,玉姐轻轻抓起我的手,放在自己的大腿上,并慢慢的往大腿根部推去.
当我的指头刚碰到她内裤时,我顿时感到下体热血沸腾,小弟弟也犹如万丈
高楼拔地而起,将裤裆也顶了起来.玉姐的另一只手也慢慢滑到裤裆处,隔
着裤子,抓住小弟弟,轻轻的揉起来.
"舒服吗?"
"舒.舒.舒服"此时我已经爽的说不出话来了.
"来,姐姐让你更爽"说着,轻轻拉开裤裆拉链,掏出了那条肉棒.我虽说从未
作过爱,但却天生一个与我年龄级不相衬的弟弟,又粗又大,而且黑光发亮,
就好象一根警棍.就连玉姐这样的沙场老将看了也赞叹不已.
"果然是精品,没想到,你这小家伙,人小鬼大,竟有这等好东西,不好好利用
真是太浪费了.姐姐今晚就要让它真正实现它的价值."
玉姐没有接着搓,而是站起来,慢慢脱去迷你裙,只剩下内裤,玉姐那天穿着
一件黑色的蕾丝小内裤,似乎是最小号的,紧绷绷的,将下体包得胀鼓鼓的.
然后,倚着桌子靠着,将两腿叉开,乘这担,我也迅速将衣裤脱了个精光,让
自己那健壮的身材完全展示在玉姐面前.
"玉姐,我该做什么?"我虽说看过很多A片,但到了真刀真枪干的时候,也没
了主意.
"来,姐姐下体好难受啊,来帮姐姐舔一下."
我接到命令,便一头扑了上去,隔着内裤舔了起来.用舌头在内裤上摩擦着,
似乎要用舌头在内裤上打个洞.不一会儿,内裤便被我的口水打湿了一大半.
我渐渐感到内裤里好象还垫着一层什么东西,软软的.
突然,玉姐一把抓住阿仆的头发,用力一推,我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便被甩到
一边去了,摔在地上.
"玉姐,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玉姐没有回答,而是用手插进内裤里,掏了好久,从里边拉出一条皱吧吧的
东西.原来是一片卫生巾,上边还湿辘辘的,估计那是阿仆的口水.玉姐轻轻
拨开内裤,另一只手抓卫生巾在阴部口用力地搓.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便爬了过去,仔细一看,玉姐竟然在撒尿.
玉姐好象刻义控制,只是让尿液往外滴.不一会儿,干瘪饿卫生巾吸收了尿
液变地膨胀了起来.
"来,乖,吸进去.'玉姐把卫生巾递给我,声音非常温柔.
"但是,这是尿啊."
"对啊,是尿."
"但是.这..."
"怎么这么多废话."玉姐没等我说完,强行捏住我的嘴,将卫生巾硬塞进我
的嘴里,力气也特别大,让我动弹不得.玉姐也好象突然间变了个人,刚才的
那股子温柔以不复存在,变得粗暴,野蛮.
卫生巾刚塞进我嘴里,一股尿骚味就直冲我鼻子,咸咸的尿液满口都是,那
味道实在是难闻,当场令我感到恶心,反胃.好一会儿,我才感到好一点儿.
"味道怎么样?"玉姐替我擦去嘴角残留的尿液 ,细声细语的问,那神情温柔
地就像情侣间的爱抚.
"老实说,味道太糟了,好难喝啊."
"什么"玉姐突然一巴掌抡过去,重重摔在我脸上,眼神里也不再有温柔,而
是充满暴力,怒火,好象要把我给吃了,"你这忘恩负义的,多少人跪着求我
的尿喝我还不肯,老娘让你喝尿是看得起你,这等美味不懂品尝还敢说难
喝,你这不知好歹的."刚说完,玉姐马上又像换了个人,刚才的愤怒荡然无
存,又恢复了温柔.用手轻轻抚摩着我那被打的红肿的脸,细声的说:"乖,老
实和姐姐说,好不好喝啊?"
我摸着火热热的脸,吸取了刚才的教训,连忙改口:"好喝,好喝,我长这么大,
从没喝过这么美味的东西啊."
"既然这么好喝,那就多喝一些,姐这儿还有很多呢."
"这,玉姐,我不能再..."
还没等我说完,玉姐以用手捏住我的嘴,另一只手强制的把我的手反扣着摁
在椅子上,用脚踩着,让我动弹不得,我第一次知道原来玉姐那柔弱的身子
里竟隐藏着如此大的能量,我也不得不对我今晚的命运感到担忧了.
"乖,别动啊"说着,阴部就向我嘴边凑来,我还没准备,一大股晶莹的尿液就
从那仙洞里喷了出来,直直地射进我嘴里,溅得我满脸都是.天哪,那尿液仿
佛不是流进胃里,而是往我的大脑里钻,那骚臭味侵入我的五脏六腑,将我
的嗅觉神经都熏麻木了.更可怕的是,尿液灌的我满嘴都是,想吐又吐不出,
因为我的嘴被玉姐扣得紧紧的,只得硬着头皮,一点一点往里吞.等到差不
多了,玉姐才我放开.此时我再也受不了了,"哇"地一声,将胃里的东西一下
子吐了个精光.
"窝囊废,没用."一大口唾液吐到我的脸上,和着尿液往下流,"舔下去."
我还不知道怎么回事,迟疑了一下,玉姐以是一脚向我揣来.重重蹬在我的
胸口,那尖尖的高跟鞋底插进肉里,把我疼得,抱着胸,倒在了一边,放声大
叫了起来.
玉姐的房子建在闹市,我的叫声很可能回让人听到.玉姐连忙跑过来,蹲在
我身旁,轻轻抚摩我的胸口.
"小乖乖,别这么大声,会把人引来的."话声轻柔温顺地像只绵羊.说着,仰
着我的头,又往我嘴里吐了一口痰,让我吞下去,我乖乖得吞了下去.
"来,把这儿舔干净.要乖,可别让老娘生气了啊"
她除去了内裤,叫我舔她那湿漉漉的阴部.我长那么大,还从没见过那么漂
亮的阴部.整个阴部胀鼓鼓的,摸上去软软的,但有不乏弹性.两片阴唇又肥
又大,像两扇门,将阴道口包得紧紧的.那一撮美丽的阴毛油光发亮,在尿液
的滋润下更是闪闪发光,煞是诱人.
如此美丽的东西总得好好欣赏,可还没等我犹豫,玉姐就骂了起来:"你傻啦,
叫你舔你还等什么,又想找揣啦.妈的."
顾及到刚才吃的苦头,我不由分说,一头扎了下去,舔了起来.
我拨开阴唇,里边一片鲜红,黑洞洞的阴道深不见底,充满了神秘感.那根阴
蒂更是显得楚楚可爱.
我伸长舌头,扎了进去,轻轻的在阴蒂上摩挲,尽情的挑逗.毕竟看过那么多
色情小说,我多少也了解一些,女人的性欲是要挑逗的,这样她才不会满足,
你才会占据上风.可能是刚才喝了那么多尿,此时我以适应了那味道,没有
感到什么不适了.
这招果然有效,玉姐咯咯淫笑起来:"哈,好痒,你这小坏蛋,啊...好...就这
样..."玉姐的阴部可能受了我的刺激,一下子收缩了起来,把我的舌头紧紧
夹在了里边,拔不出来.但不一会儿,就可是慢慢放松.我也乘机加紧进攻,
将舌头扎的更深,仔仔细细地每个角落舔了起来."啊...啊...好,好...
啊..."玉姐开始进入状态了,尽情讪叫起来.浏览过那么多的色情网页,早
就对那些男人能舔女人阴部感到万分羡慕,今日才体会到舔阴部的滋味是
如此美妙,细腻润滑,口感又好,而且还有一股迷人的香味.我加大了力量,
舌头用力在阴道壁上摩擦,阴道口的尿液也被我舔的干干净净,那阴蒂也在
我舌间游荡着."啊...啊...用力...用...我要出来了,快...啊....啊..."
此时,我的小弟弟已经极度膨胀,蠢蠢欲动,都快裂开了,可是,得不到玉姐
吩咐,我又不敢动用它.
舔了好一会儿,我感到阴道里开始润滑起来了,液体开始潺潺流了起来.嘴
吧堵不住就往外流.我知道,这叫淫水,这可是圣水啊,特别是玉姐的淫水,
千金难买啊.我连忙用嘴去接,让淫水往嘴里流.玉姐的淫水还真多,老也流
不完,不一会儿就把嘴给灌满了.比起尿液,淫水的味道可好多了,十分爽口,
还香喷喷的.我一点一点往里吞,尽量不让它流出来,以免浪费了太可惜.
我正想继续进攻,没想到玉姐竟一提脚,将我蹬到了一边,还不知从哪儿取
出一条绳子和一根蛇皮鞭,以掩耳不及迅雷之速将我反绑在桌脚上.
"玉姐你..."我还没说出话来,那团卫生巾已经塞进我嘴里,接着,玉姐慢慢
脱下她的丝袜,将我的嘴封得紧紧的.
"来,让玉姐好好疼疼你,不要动啊"边说边拿鞭子在我上噌来噌去.噌得我
心里凉飕飕的,"玉姐,你可别来真的啊."我暗暗祈祷.
可还没等我祈祷完,玉姐以是一鞭子抽了下来.若不是我的嘴被封住了,估
计我的叫声可以震塌这座楼,可是此时我想叫却叫不出口,别提多难受了.
而我身上也立刻出现了一道血痕,疼得我忍不住扭动了身子,这让她的第二
鞭子落了个空,把她给惹怒了,"妈的,老娘打你你还敢动,活的不耐烦了
你."又给我追加了几鞭,力气比原先更大了.巨大的疼痛让我不住得扭动身
子,可我越动,他就越打.我喊不出来,只得在喉咙里痛苦的呻吟.看到我如
此痛苦,她却打得更兴奋了,嘴里甚至还哼着小调,眼里充满快乐."天哪,这
难道就是平时那温柔美丽的玉姐吗?这简直就是一只野兽啊."我心里暗暗
想,简直不敢相信.
玉姐一鞭接一鞭地抽我,没有半丝怜悯,不一会儿,我浑身上下以是伤痕累
累,血迹斑斑.
抽了接近90多鞭,玉姐总算打够了,停下手来,给我半刻喘息的机会.而我
却丝毫不敢懈怠,我不知道玉姐接下来还会干什么,搞不好会更恐怖.
果然,玉姐用脚趾除去我脸上的丝袜,将卫生巾抽了出来."阿仆,爽不爽
啊?"
"爽...爽..."我连声答应,我知道,此时若不满她的意,又要吃苦头.
"那就好,别着急,姐今晚让你爽到头."说着,把脚塞进我嘴里,让我舔它.一
边用心舔着那香脚,我心里开始发憷了,我感到害怕,甚至害怕再也走不出
这座房子了.
"哦...好,就这样...啊..."玉姐对我舔脚丫的工夫似乎很满意,叫的很惬
意.让我舔了许久,才将脚抽出来.她走到我身边,蹲下.同鞭子在我的伤口
上轻轻摩擦.本来已经很疼了,经这样一刺激,我更受不了了,叫了起来.
"玉...玉姐,好疼啊,求...求求你,不要啊."
"乖,别急,玉姐会好好疼你的,一会儿就不疼了,你会感到很舒服的,到时候
你还不知道得怎么感谢玉姐呢.乖啊."玉姐用玉手在我身上抚摩着,轻轻得
滑动,着顿时给了我不小的安慰.玉手慢慢向下移动,快到那地方是,忽然一
把抓住我的蛋,用力得搓.我的弟弟已经膨胀到了极点,龟头又红有肿,我的
下体一片燥热,龟头仿佛就要爆裂了一般.玉姐慢慢握着肉棒,轻轻搓了几
下.就低下头去,伸出舌头,用舌间在龟头上轻轻触动.受到这个刺激,我的
弟弟开始急剧抽搐了起来.一股不可名状的快感在我体内辐射开来.
"好大的棒,好久没看到过了,今晚老娘一定要爽到底.你也别急,玉姐也会
让你好好爽一下的哦."
玉姐强行将我的弟弟塞进她的樱桃小嘴,含着龟头又吮又吸,好不愉快.
"哦...哦...啊..."玉姐的嘴以被我的棒塞满了,说不出话来,只能隐约听
到她喉咙里的吟声."啊...啊...玉姐,好,啊爽啊...我...我要..."我的龟
头被舔的麻酥酥的,我再也把持不住了,欲火开始焚烧,不住得恳求玉姐.玉
姐没有搭理我,继续吮吸我的肉棒,不一会儿,便完全将它吞噬了.在嘴里抽
动着,肉棒在她嘴里进进出出."喔....喔...啊...啊..."玉姐完全沉浸在
快感之中,不知觉的发出声音,声音含糊不清,口水嘴角边溢了出来,片刻就
将我跨部完全打湿了.
"喔...爽,太爽啦.好鸡吧,果然好东西."玉姐玩了好久才将肉棒拔了出
来,"小乖乖,感觉怎么样?"
"玉,玉姐,我...我要...好爽,我受不了了,玉姐,快...快给...我不行了,
求求你了,玉姐,我...受不了了,在不给我,我...我快要死了,啊...啊..."
我以欲罢不能,一个劲的哀求玉姐,哀求她快搞我,以扑灭我心中的欲火.
"哦,想不想玉姐搞你啊.?"
"想,我求你了."
"那你总不能白白的让我搞你啊,你总要有什么代价啊."玉姐望着我的眼睛,
眼神充满了阴险,看得我毛骨悚然.但我已经顾不上什么了,只管做出我最
下贱的表情去哀求玉姐,像一条狗.
"那你说,我搞你,你该怎么报答我呢?"
"我...我一切都听您的,只要玉姐说什么,我...我一定照办.快...玉姐...
快干我啊."
"哈哈哈...别急嘛,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喔,我可没逼你啊,从今以后,我说什
么你都一定要做啊,不能有半丝怨言.你要反悔,老娘自有办法让你求生不
得,求死不能.你听好了啊."
"是...玉姐,我,我都答应."
"好,哈哈哈...乖乖,姐这就让你好好享受喔.哈哈哈..."
玉姐叉开双腿,倚着椅子,对准我的鸡吧坐了下去.她先用纤纤玉手握着鸡
吧,轻轻搓了一会儿,像是给我做热身.然后用龟头在蜜洞口来回摩擦着."
慢慢来啊.你没经验,让姐好好教你啊."玉姐自言自语,过了好久,才慢慢的
将鸡吧
往蜜洞里塞,我的鸡吧虽说是很长,但眨眼间就完全淹没在蜜洞里了.
玉姐整个坐在我身上,两腿紧扣着我的身体,不让我们分开,然后,很自然的
抖动身体,让鸡吧自个儿在阴道里穿梭."啊...啊...好鸡吧...啊...我...
我要你...我要占有你...啊...你...你是...是我的...我要你...好...好
厉害...啊...啊...快...快抖动起来...我...我要你永远都是我的...
快...快干我啊...啊..."玉姐果然是个高人,很快就进入高潮,忘情得狂叫
起来,还不停的在我身上乱抓乱撕,尖尖的指甲将我身上拉出一道道口子.
但我此时以完全沉浸在那无比的快感中,根本忘记了疼痛.为了配合玉姐,
我也抖动下身,我们俩我上她下,我下她上,配合的天衣无缝.鸡吧在阴道里
的摩擦声,肉体的碰撞声,我们的叫喊声,交织成一首美妙的作爱交响曲.
但毕竟我是第一次,加上玉姐这样的老手,我很快就招架不住了,我体内似
乎有一股能量要破体而出,我知道,我快要射了.
"玉...玉姐...我...我不行了...我要射了...啊...玉姐...我..."我害怕
玉姐不肯放过我,万一我支持不住射了出来,会把她肚子搞大的,那样后果
就不堪设想了,便哀求着,"玉姐,饶了我,我...我不行了."
"不许射."玉姐怒冲冲得瞥了我一眼,狠狠地下了一道命令,"老娘还没爽够,
你敢射,老娘让你享受怎么久,你敢坏老娘兴致,我他妈废了你,不许射.
啊...啊...,快...快干我...搞我...用力啊...啊
...快..."
我知道玉姐正在兴头,一她的性格,这时候让她不满意,弄不好我这条小命
就报销了.只好强忍着,不让它射出来.
我们又接着苦战了10多分钟,玉姐越战越勇,士气节节高昂,而我却是筋疲
力偈,我的鸡吧热的发烫,快烧出火来了.我知道我是真的不行了,只好叫了
起来:"玉姐...我...我真的不行了...我...我要射了...放...放过我..."
玉姐似乎也意识到我真的不行了,连忙将鸡吧抽了出来,就在鸡吧离开蜜洞
的那一刹那,精液以破竹之势射了出来,射出好几丈远,喷的满地都是.
实在太险了.
"妈的,老娘还没玩够,你就射了,窝囊废."玉姐很不满意,嘴里咒骂着,狠狠
给了我一巴掌,打得我满脸火辣辣的疼."不过,毕竟你是第一次,能支持怎
么久也不容易了,老娘第一次也没这么久,孺子可教啊,以后老娘好好栽培
一下,前途不可限量啊."

玉姐解开了我手上的绳子,总算解脱了,我的手以被勒的麻木了.
"来,跟我来,姐给你点好吃的,给你补充一下啊."说着拉我起来,把我带到
里间去了.我这才发现,我们以不知不觉干了4个多小时,肚子以是呱呱直
叫了.我开始为我的第一次表现而骄傲.
"你刚才是怎么答应玉姐的?"
"什么?"
"装什么算,你答应说我要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是吧?"
"是."我答应过的,我不想食言.
玉姐没有说什么,她拿了个碟子,放在地上,蹲在上面.好一会儿,我才知道,
她竟然在拉屎.那又粗又长的黄色的大便从她屁眼里钻出来,落在碟子上,
一圈一圈垒起来,一下子就是一打泡,那臭烘烘的味道散发出来,弥漫在整
个屋子,让人有些受不了.
"玉姐,你这是?"我不知道她要做什么.
"来,把它吃下去."
"但,这是..."我顿时下了一跳,"这怎么能吃."
"怎么,你想反悔,你怎么答应我的,一转眼就不认帐了.我告诉你,你是吃也
得吃,不吃也得吃,你要不吃,你就别想走出这里.你逃不出老娘的手掌心,
你要把老娘给惹火,老娘是什么是都干的出来的.我要是把今晚的是都说出
去,你说会怎么样啊?我是不怕,反正我是'淫荡不能移了'大家都知道我是
个什么人,你就不同,你还年轻,大好前途的,啊,哈哈哈..."
玉姐说着大笑起来,笑得我心里直打颤,我知道,他没有夸张,她是说到做到
的.
"别,千万不要,我吃,我吃,求求你,不要啊."我连忙哀求.
"对了,这才乖,乖了姐才疼你嘛,好好吃,舔干净了啊."
我只得乖乖俯下身去,但越靠近,那味道就越熏人,我
只得尽量摒住呼吸,咬了下去.那黏呼呼的大便又酸又咸,一到嘴里就感觉
反胃.我强忍着,嚼了几下就往里吞,好歹我还是忍住,没吐出来.但我实在
是吃不下了,只好哀求道:"玉姐,我我实在吃不下了."
"不行,给我吃干净了.你要知道,老娘给你多大的荣幸,让你吃屎,给你美
味你还不懂品尝.吃."玉姐毫不留情.
发了好大的劲,我才将大便吃光,并将碟子里的屎液也舔了个精光.
"这才象话,来,把这儿也舔干净了."玉姐翘起屁股,凑到我面前.我轻轻扒
开那两瓣白嫩圆滚的大屁股,将头埋进了屁股沟.将残留在上面的大便都卷
进嘴里,在嘴里慢慢融化,再一点一点往下吞.然后再深入屁眼里搜索,将里
边的屎也抠进嘴里.直到屁股上实在没有什么东西可舔了,玉姐才叫我停
嘴.
"怎么样,味道如何?"
"好,好极了,人间美味."
"这就好,以后玉姐经常让你吃啊."
听了这话,我差点没晕倒.


我们一直折腾了一夜.第二天,我没去上学,玉姐也没有营业.我被玉姐整整
折磨了一天,做了她一整天的跨下之奴.当然,也吃了一天的屎.
接下去的几天,我没有去网吧,一是身上的伤没好,二是怕引人怀疑.但没想
到,玉姐竟打电话到我家,叫我去.从那以后,我天天泡在网吧里,晚上也经
常和玉姐一起过.让玉姐凌辱我.有一天,玉姐竟假装我们老师,到家里家访,
结果,我们在我房间匆匆干了一回.
但是,玉姐的态度也越来越坏,动不动就是对我拳大脚踢,对我的虐待程度
也越来越深,甚至到了疯狂的程度.而且,她还天天让我吃屎喝尿,开始只是
上完厕所后让我给她舔,到后来,更变本加厉,索性把我当她的马桶,一要解
决就强制性得直接往我嘴里拉.开始我还会反抗,但后来我顺从了.甚至爱
上了屎尿的味道,一天也离不了,有时想极了还会哀求玉姐让我吃.我知道,
玉姐已经不把我当人了,我只是一个下贱的奴隶,一个供她消遣,供她发泄
性欲的玩具.当我并不恨她,我感到骄傲,我自豪我是玉姐的奴隶,我自豪我
有这样一个高贵的主人.我已经打算在毕业后留在玉姐身边,死心塌地的做
一个专职的性奴隶,我要替玉姐吃屎,喝尿.我要做她最忠心的狗.
120

关注用户

    最近还没有登录用户关注过这篇文章…
暂无评论
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评论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评论权限,请先登录